导演思诺:粤语创作太生动无法翻译成普通话

思诺,广州本土导演/编剧,曾为电台DJ、心理咨询师,现任河东狮文化艺术总监。这个周末,由她编剧、导演的本土原创粤语舞台混酱剧《假如生命剩下N小时》、《1/4床戏》将连续两天在广州军区礼堂上演,在舞台上嬉闹六年,思诺将用这两个剧目正式告别,她无意用数字去表达人生,可终究逃不过命运的数字游戏。

导演思诺今年36岁,她认为女人的年龄不是秘密,只要心态好,女人可以越活越年轻,越活越精彩,越活越有味道。一个学心理学的为什么会和舞台剧结缘?思诺觉得和自己童年时的经历有关,在幼儿园时,她就是学校的红人,每个舞蹈都有她的份,她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叫做《三只蝴蝶》的舞蹈剧,她在里面扮演最漂亮的黄蝴蝶。她从幼儿园就开始学拉小提琴,妈妈存了很久的钱,终于凑够124块,来广州给她买了一把小提琴,她一点都不害羞,每天放学后就站在巷子口拉琴。她不是最漂亮最可爱的,因为小提琴,就有了很多上台演出的机会,每次表演节目,都要去借皮鞋。初中时候,她创作了第一个广播剧《名牌波鞋》,她把剧本寄到新会电台,得到了15块钱的稿费,领稿费的时候,一位叔叔带她参观了新会电台,她立下志愿,“长大了以后要当一名电台DJ。”后来她真的成为一名DJ,还和那位叔叔做了同事。

思诺给阮星航写过一个栋笃笑的剧本,在中山纪念堂排练的时候,有位扫地的大妈问了一句,“你们的演员来了吗?”思诺指指阮星航,大妈很吃惊,“就一个啊!”栋笃笑完全是靠个人的魅力来征服全场的观众,正式演出那天正好和王菲的演唱会撞车,阿贾克斯很多粉丝都很纠结,“我想去听栋笃笑,可我真的很喜欢王菲。”思诺真正走红还是因为舞台混酱剧《假如生命剩下N小时》,最好玩的是第一幕《精子的志愿》,思诺会把当前最新鲜最热辣的八卦新闻串进去,每一次演出的剧本和舞台效果都不一样。《1/4床戏》笑中带泪,对男女关系的解读非常到位,很多朋友看完以后的第一反应是,“幸好没有带老婆来看戏,以后也不会带她来的。”

思诺做过心理咨询师,也经常会有一些很犀利的观点,很多朋友都很怕思诺的分析,她准备在明年三月八日的时候做一场完全属于自己的栋笃笑,名字都想好了,就做《思春期》,也曾经认真地请教过马志海,马志海说,“你就去骂男人吧,这个你最擅长!”思诺其实并不觉得男人有什么好骂的,“我可能会骂女人。”

很多朋友建议思诺把这些作品改成普通话版本,冲出广州,在全国做巡回演出,思诺在北京进修期间,也觉得那儿的钱实在是太好赚了,可她始终迈不出这一步,“粤语是我的母语,它实在是太生动了,没法改。”

思诺喜欢去咖啡厅,但她觉得星巴克现在已经沦陷了,很多人在那儿聊家常,说话很大声。最近经常去的是太古汇的方所,感觉很神奇,书店中央有一个小小的咖啡馆,只是里面的咖啡实在是太贵了,太古汇的停车费更贵。曾经在菜市场里面看书,思诺也经常在咖啡厅里写稿,尽管会有一点吵,但当你需要快速完成一件事情时,咖啡厅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工作不忙的时候,思诺喜欢在咖啡厅里闲坐,因为那里面有广州的人生百态,她认为自己是一个观察力非常强的人。有一次,她在咖啡厅遇到两个大妈在聊天,“你儿子明天要去爬山啊?”“是吗?你怎么知道的?”“我关注他微博了!”

广州最近开了许多“表”字系的茶餐厅,先是表叔,后来又有表兄表姐表嫂和表妹,思诺和朋友还开玩笑说,“我们可以开一家大姨妈茶餐厅。”唱K和消夜是广州夜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,思诺喜欢那些小小的,有人情味的餐厅,建设六马路是她经常流连的地方,那里的选择比较多,A家客满,还可以去B家。她不喜欢应酬,但喜欢和朋友一起去唱K消夜,活力无限的堂会和中华广场是思诺经常出没的地方,海珠区的宝业路最能体现广州蓬勃发展的消夜大排档,而且总是能碰到那个喜欢唱歌的炒螺明。思诺还喜欢深夜的安静的广州,晚上开车回家的时候,她喜欢在高架桥上用手机拍摄路灯与天空交织的画面,还曾经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跑去北京路,那时候的北京路一个人都没有,真的很干净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cddgroup.com/,阿贾克斯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